南方日报:驷马涌集中整治一年初见成效

来源:南方日报 发布日期:2018-03-16
字体: [大] [中] [小]

  从前居民一到夏天要关窗防臭气,出行要绕道走的“臭水沟”驷马涌一年间大变样。15日,记者来到荔湾区驷马涌彩虹段、南源段实地走访,附近生活了几十年的老街坊发自内心地称赞这一年治水部门投入整治驷马涌的效果“大家看得见”。

  退休了十几年的老街坊邓玉燕说,过去住在河涌边,出门都尽量不走靠近河涌的“后门”,以避开难闻的臭气。这段日子,街坊邻里都愿意从“后门”走到涌边去散步了。“现在驷马涌的绿化设施像公园一样”。提到驷马涌新变化,邓玉燕和她的邻居交口称赞。放眼望去,洁净的河面每隔一段就放置了一颗曝气装置,它不仅有生态净化的功能,360度旋转喷射如同喷泉的外形还起到景观美化的效果,更与岸边栽种的绿树相映成趣。

  ●南方日报记者 刘丹颖 通讯员 赵雪峰

  河长制撬动“污染大户”一年大变样

  据荔湾区河长办介绍,驷马涌全长6.75千米,发端于白云山景泰坑南侧,流经桂花岗、流花湖、彩虹桥等地,在澳口流入珠江西航道。

  驷马涌是古时广州进城的主要通道,直到上世纪70年代,河涌水体还未受污染;随后驷马涌两边开办的工业染整作坊令整条河变了样,污浊的水体伴着恶臭,这一环境痼疾拖了近30年; 2016年驷马涌水质仍为劣五类,被列为广州首批重点整治的35条黑臭河涌之一。驷马涌污水整治难,因其流经白云、越秀、荔湾三区,流域分布广,地貌多样,涉及多个管理单位,上下游流域途经社区的城市化进程带来的人口增长和污染成比例增长。

  “河涌两岸的出租屋居多,流动人口带来的大量生活污水导致我们截污压力特别大。”驷马涌彩虹段一位社区干部透露,实施四级河长制以来,每天巡完责任段,上河长APP签到成了“每日功课”。

  当记者问到巡河中发现的问题解决效率如何时,这位社区干部出示了河长APP后台情况,根据可视进度,村居河长每报一条包含了图文信息的污染线索,当日就会有相关职能部门响应。“基本做到了‘即日办结’。”这位社区干部表示。

  在荔湾区南源街有这样一串“巡河数据”:从2017年9月到今年2月,南源街居级河长巡河1073次,街级总河长巡河65次。南源街总河长、街道党工委书记林怀忠每周至少巡河两次,并且在居级河长“一天一巡”的推动下,驷马涌、珠江西航道、增埗河沿线的责任段水环境综合治理初见成效。

  开展四级河长制治水带来的最大变化在于效率的提升,“把一些权责范围明确划归职能部门,上报问题即时传送到对应的管理单位”。荔湾区彩虹街办事处副主任赖梓雄说,比如河面保洁属购买服务,接到投诉应该统一找哪个部门解决,基层干部能“心里有数”也得益于河长制理顺了多部门治水联动机制。

  引进生态修复力求“多快好省”

  治水的传统手段不外是控源、截污、清淤,对付多年顽固的黑臭河涌,引进生态修复手段尤为必要,解决雨污合流溢流产生的瞬时高污染负荷、大流量污水问题。来自暨大的生态修复技术团队在驷马涌治理中“多快好省”地实现短期内削减河涌黑臭,综合运用了超微纳米气泡技术、生物膜、复合生物促生酶等技术。其中,污水应急处理项目日处理污水量达20000吨,处理后排放水质部分指标达到《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一级B标准。

  “水体清澈见底的标准一般在透明度60度以上,经过生态修复后的驷马涌荔湾段水体基本达标了。”驷马涌项目生态修复团队代表张永良说。河涌污水经水泵提升进入水体净化站,净化后出水经补水管道送至驷马涌上游涌头起点处排放,做到“下游污水进设备,上游清水入河涌”的水体循环净化。

  驷马涌民间河长慕容伯对媒体则坦言忧虑:河涌治理好了,可是一到下雨天,泥沙俱下,又给“打回原形”怎么办?街坊朴素的担心,正体现出治水的脆弱和反复性。

  生态修复团队也回应了这个诉求,他们表示,驷马涌下游约1.6公里的河道内已投放了2000个“生物膜”,这套系统经过材料升级,使用寿命可达5年,在水中进行河道供氧、生态修复的同时,遇到行洪期大量污水涌入,生物膜系统也能在7到10天内达到水体自净。

  目前,驷马涌有2/3以上的流域已改为暗渠,荔湾路彩虹桥是驷马涌的暗渠与明涌交界点。明涌易治,而暗渠裹挟的大量积存污水在截污闸打开时直接汇入驷马涌明涌段,成了驷马涌整治的一大难点。

  荔湾区河长办透露,今年计划在此处建一座转输泵站及配建管网工程,将沿驷马涌三处合流暗渠处设置提升泵坑,设压力转输管转至下游澳口泵站处,及时排走区域积存污水,减少驷马涌沿线合流暗渠截污闸在下雨时的开闸次数,把影响降到最低。

  动员民间力量共同守护河涌的长治久清

  民间力量是开门治水的重要补充,能有效监督政府的治水措施和成效,及时收集反馈居民意见,全面实施河长制以来,官方河长与民间河长相得益彰,共同推动广州治水工作向纵深开展。

  在驷马涌南源段,有一块特殊的河长牌,上面不仅写着民间河长名,还有十来位“小河长”。他们是荔湾区汇龙小学的小学生,去年从驷马涌市级河长、市政协副主席李瑾手中接过聘书,成为广州市首批“民间小河长”,在巡河护河中掌握河涌知识,了解水环境治理情况,树立爱水护水意识。

  “通过一个学生,影响一个家庭。这是我们治水宣传的落脚点。”荔湾区河长办覃国勇介绍道。

  去年,荔湾区河长办举办了“跟着河长去巡河”的直播,向市民介绍了河长的职责、河长巡河内容等,加深市民对河长制、治水工作的了解,并通过互动问答、河长宣讲等形式,向群众普及治水知识,让“开门治水,全民治水”的模式更深入人心。

  其中,民间护水团队“乐行驷马涌”的8名成员自购检测设备,长期坚持每周三巡查驷马涌,一年来检测水质120余次。

  动员民间力量广泛参与治水,与此同时,一些陋习正在悄然消失:河涌两边的“随手扔”变少了。

  未来,荔湾区将建降水位泵站及相应转输管,在暴雨前降水位,做到削峰调蓄。并且对驷马涌流域实施雨污分流改造工程。事实上,水环境治理的脆弱与反复仍将长期存在,近阶段来整治初见成效的驷马涌也将迎来汛期开闸行洪的“大考”。而驷马涌荔湾境内流域周边的20万居民,也是守护河涌长治久清的坚实力量。

相关附件

往上 往下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