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 RSS订阅| 手机版| 信息无障碍

媒体关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粤水资讯>水利要闻>媒体关注

南方日报:东江惠州段最上游观音阁镇护水实录 母亲河常年保持国家Ⅱ类水质

【字体: 打印

 

 

  党的十八大以来,加速绿色跨越的惠州,可谓硕果累累。

  惠州按照“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贯彻“五大发展理念”,收获了全国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试点市、广东省首个地级“国家森林城市”、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市等多个“国字头”金字招牌,实现了大亚湾世界级石化区的嬗变、潼湖生态智慧区的崛起,绘就了一幅壮丽的城市升级画卷。

  近日,南方全媒体记者采访组走进惠州的田间地头、工厂车间、大街小巷,从生态、大项目、创新发展、法治、党建、文化、核心价值观、人才开放等多个领域,探寻惠州这5年走过的足迹。《南方日报·惠州观察》从今天起推出“5年砥砺行”系列基层走访报道,敬请垂注。

  坐着渔船在东江巡查的时候,观音阁镇党委书记罗耀生俯下身,掬起一捧水,洗了一把脸。烈日高照,平静的东江面上波光粼粼,站在船里眺望远方,碧绿的江水与岸边的山林,融为了一体。

  从江西省寻乌县迤逦而来的东江,向南流经河源,从观音阁镇进入惠州。继续往南,穿过芦洲、杨村、泰美、矮陂、仍图、横沥、汝湖……直至惠州段最下游的园洲、石湾等镇街,约180公里、贯穿了半个惠州,是惠州最重要的母亲河。

  东江,是惠州的水脉,更是命脉。“十二五”至今,否决不符合环保要求的项目上千个,年均否决率超过10%;获得立法权后,立首法保护东江一级支流西枝江……这5年来,惠州一直将东江作为生命水来保护,水质常年保持在国家Ⅱ类水质标准。也因为以最严格的制度和措施守护好了东江水,惠州建设“绿色化现代山水城市”的城市定位才愈加有底气。

  沿着东江上溯,到了惠州最上游的观音阁镇。这个平静的小镇,因水而生、因江而兴。而每天发生在观音阁镇31.8公里沿岸的护水故事,正是惠州守护水生态文明最真实的写照。

  南方日报记者 叶石界

  河长巡江

  保护东江是政治任务

  9月14日上午10时左右,作为东江观音阁段的河长,罗耀生带着一群干部,租下了当地渔民汪权的渔船,沿着东江开展水环境整治巡查工作。

  近两个小时的水上巡查期间,罗耀生仔细地查看江边的小支流有没有污水偷排,有没有垃圾,非法捕捞等等。“有个别电鱼、非法捕捞的,一般劝上岸就是了,如果比较恶劣的就要报渔政了。”而对他来说,更重要的则是水安全问题。

  作为东江在惠州最上游的河长,罗耀生知道自己的责任和使命。“上游污染不严控,就给下游乃至惠州的饮水安全带来影响。因此不仅要将污染控制在源头,而且更重要的是做好预防,消除各种可能的风险点。”他说。

  巡查完后,罗耀生做了简要的部署:一是要加大投入,建设好镇里的农村污水管网和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进一步清拆非法养殖场,整治好河道河涌,确保河道水质达标;二是加大环保宣传力度,提高群众的环保意识;三是进一步强化巡查监管,督促落实。

  “保护东江水,是关乎全镇人民切身利益的一项民生大事,一定要抓好整治工作!”虽然已经强调过多次,但在观音阁镇担任了多年镇委书记的罗耀生,并没有放松对身边工作人员的提醒:不让一滴污水流入东江。

  为巡查队伍开船的汪权,已经多次陪过镇领导巡查东江。“巡查看得很细,不放过一点可能给东江带来污染的问题。”他说,如果没有政府的高度重视,东江不可能保护得那么好。

  观音阁镇委副书记梁赞军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河长都要巡查一整天,不仅下江,还要“走田埂”到村里去看看垃圾处理、污水处理的情况,接受群众来访。此外,其他时间也会不定期地进行巡查。

  在观音阁镇,保护好惠州最上游的水,已非镇里的一项简单的环保任务,更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而整个惠州则一共有1397名各级河长,各司其职,共同守护好母亲河。

  铁腕整治

  不让一滴污水流入东江

  站在观音阁镇政府门口的观景台往下看,宽阔而平静的东江,绿水清澈,岸边树木青葱、水草丰腴。作为河长的罗耀生,最乐见的不外乎如此。

  水清岸绿,离不开防污控污的有力举措。

  9月23日上午11点左右,环卫工人黄文庆和他的队友刚刚东江边爬上岸,手里拉着一个装有废弃饭盒、泡沫、水浮莲等上百斤重的垃圾袋。除了刮风下雨,他们每天都要沿着江边走几公里的路拾捡这些从上游漂下来的垃圾。

  收集好后,环卫队将垃圾袋拉到几百米远处的垃圾压缩站,再送到县里集中处理。黄文庆从事这项工作有4年多了。“跟以前比,现在江边的垃圾少很多了。”他说,一方面是因为环卫巡检得更紧凑,另一方面也因为政府管控得更严了。除了河里,村里的垃圾也被收拾得一干二净。

  镇里的垃圾少了,污水也不再排放到江里。

  在观音阁文化广场的旁边,是一座湿地公园,树木葱郁,花草茂盛,亭台楼榭嵌于期间,傍晚十分,还吸引了周围三三两两的居民前来散步。如果不经介绍,或许很难将之跟污水处理联系起来。

  在本地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记者才看到中间有一座水泥筑成的污水处理池。“镇里的污水都输送到这里来,经过处理池化学处理后,排出的水再经过几道植物净化,就达标了。”观音阁镇环卫站站长陈建雄告诉记者,从出水口的沟渠看到,水质已经非常清澈,一群各种各样的小鱼游来游去。

  放在整个惠州来看,如今不仅实现城镇生活污水处理“一镇一厂”,而且也建成了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778个,到今年底将实现行政村污水处理全覆盖。生活垃圾、污水已经不再排到东江后,解决了一个重要的污染源头。

  让汪权印象深刻的,还有这两年对非法养殖场的整治。

  2015年,观音阁镇就进行了第一轮整治,清拆了27户非法养猪场、畜禽养殖场;去年底,借着省里刮起的畜禽养殖场整治风暴,观音阁镇又开展了新一次整治,清拆了126户没有环保设施的猪、鸡、鸭等非法养殖场。两次整治下来,拆除面积近12万平米。

  为了保护好整个城市的水源,3年来,惠州开展了全市畜禽清理整治专项行动,累计清理关闭禁养区养猪场5948家次,清理生猪约110万头,实现了禁养区“零污染养殖”的目标。

  短短两年拆除了这么大量的养殖场,背后不仅是铁腕整治的决心,也意味着巨大的压力。带队清拆的梁赞军对此就颇有感触。“拆了后对保护东江水绝对是好事,但是这么多人的生活怎么安排也不容易。”他坦言,好在经过无数次的沟通,得到了大多数村民的谅解。

  经常下江的汪权,看到了变化。“以前时常会看到死猪、死鸡漂浮在江面上,这几年基本看不到了。”他说。

  保护水源,从来都不只是防控污染,还要进一步植树造林涵养水源。在梁赞军看来,除了各级政府要继续投入之外,更重要的是引导社会各种力量共同完成这个工作。比如由相关部门牵头派发小树苗,鼓励中小学生植树。“一棵树苗也就几块钱,一个市几十万中小学生,每年种下一棵,几年后就不得了”。这既能增加绿化,同时也可以强化社会爱水爱山的意识。

  渔民上岸

  上岸转型利于护水

  只要不是禁渔期,汪权每个星期都会几次到下江捕鱼。清晨五六点或是晚上七八点,是他的下江时间,三四个小时后,大概也能捞回20多斤的鱼。数十年的渔民生活,在汪权的脸上留下了沧桑的岁月印记。

  汪权是当地30多户传统渔民中的一个,自他以上五代人以来,生活从没有离开过东江水。

  数百年以来,今天看似偏僻的观音阁镇,其实是交通要塞,主要的交通工具便是东江上的船。1968年,这里还建成了一座站房、一个客货码头,还有两个泊位。这座东江边上的港口,每天客船、货船川流不息,据统计年客运量达到了近2万人次,很多粤东地区到广州的旅客,乘船经过此处时,都会在这里中途休息。

  因为船运的发达,汪权上几代祖辈都以从事手工造船和打鱼为生。

  到了上世纪80年代,随着陆路交通的发展,水运开始式微,客货航班逐渐停开。今天的观音阁镇,除了平静的江面,当年熙熙攘攘的船运盛况已不复存在。到了汪权这一代,则基本以打鱼为生。近年间,随着禁渔期的加长,打鱼的收入已经难以覆盖生活所需,汪权除了打鱼外,开始寻找其他的生活出路。

  五六年前,他靠多年积蓄,再借了部分资金,投资了一家农家米酒厂。恰巧这两年到观音阁镇的游客越来越多,汪权的农家酒成了当地的一个特产,生意越做越好。“对城里人来说,农家酒比较特别,很多游客都会顺带买一点回去。”每个月下来,他卖酒就能赚三四千元。

  从依水而生到上岸转型,汪权认为这是好事:“过去造船要运设备进来,烧柴油有排放;搞船运,吃喝拉撒都排到江里,这些都会有些污染。现在不造船了,捕鱼也少了,对东江水生态也是保护”。

  生态旅游

  护水与发展的平衡选择

  走遍观音阁镇,唯一能与工业靠上边的,也许就是那座有着数十年历史的糖厂——从这里出去的黑糖,蜚声海内外,远销日本。但这个糖厂一年也就集中在年末的两个月生产,其他时间并没开工。

  “谁都知道工厂一开就有税收,不是我们不想发展工业,也不是没有能力发展工业,确实是为了保护这江水的上游,我们放弃了发展工业的机会。”罗耀生说。按照规定,离东江岸3公里内严控工业,而整个观音阁镇几乎都在这3公里的红线范围内。

  拆除了养殖场,渔民要上岸,农民要上田,拿什么来提供新的就业机会?

  “从市区来观音阁,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但这里的山水,是其他地方很难体验到的。”梁赞军认为,既要保护好东江水,又要不耽误发展,最现实的路径还是发展生态旅游。

  这两年,观音阁已经有侧重地招商引资,先后引进了“中花航空——低空飞行营地”、“穿越部落——农耕小寨”、“深广瀛田园综合体”等项目。

  梁赞军粗算了一下:今年春节期间,到观音阁游玩、拜庙的每天就有上万人;周末到古石龙农场游玩的每天也有六七百人次,加5000人骑行、帐篷节、万人徒步等活动,今年估计到观音阁的游客接近15万人。这比过去暴涨了数倍,因此还出现了当地客房资源跟不上的问题。

  游客迅速增多,最先感受到变化的,是当地的村民。

  只要不下雨,外地游客总能看到糖厂旁边的街边,一对夫妇架起一口大锅,卖力地炒着花生,成了当地的一道风景线。当有游客前来围观时,掌铲的才叔都会一边炒一边介绍,他这炒花生的沙子是从东江捞起来的。炒了十几年花生的他,发现从没像今天这般好卖。

  “游客多了,花生都不够卖了。”像才叔这样勤劳一点的,一年赚个十万八万是不成问题的。

  其实,观音阁镇在去年就入选为广东2016年度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镇,成为惠州的三个示范镇之一。

  在观音阁镇党委政府的计划中,还有不少“点子”:准备跟新农村建设结合起来做田园综合体,目标是对标全国特色小镇;发展“三无”(无激素无农药无抗生素)农业,跟东莞东华学校合作,建立学生的社会实践基地。梁赞军盘算着:一个季度有5万学生来这里实践,一年就会有20万,由此带来的消费拉动作用将是很可观的。

  就在最近,观音阁镇政府引进的深广瀛集团,准备发展特色旅游小镇,建立一座临江五星级酒店,并建一个“罗浮山那里花开”的升级版主题公园。据介绍,一直从事深圳城中村改造的深广瀛公司,在深圳有不少客户的村民股东,引导至观音阁旅游消费的潜力很大。

  梁赞军相信,不久后客房餐馆等配套跟上了后,过夜消费也将呈现几何级增长。“到时整个镇的产业将实现显著的变化,观音阁的山和水也将得到进一步的保护。”他说。

  依托优质的生态环境,从美丽生态向美丽经济转变的故事,不仅发生在观音阁,在整个惠州也是一个普遍现象。当前惠州正在整合东江游、高榜山、红花湖景区、水东街旅游资源,推动全域旅游的发展,为绿色化现代山水城市的建设注入一股新的动力。生态旅游的发展,让惠州在保护与发展之间,寻找到了最佳的结合点。

  站在上下游持续发展的角度,梁赞军希望,在东江保护过程中,下游的工业能更好地反哺上游的农业,下游的城市能更好地反哺上游的农村,并建立更长效的反哺机制。

  ■记者手记

  全方位治水护水

  背后的惠州担当

  走进惠州这座山水丽城,总能感觉到跟一些城市不大一样——名山俊拔、秀水环绕,满眼的绿让人流连忘返。不管是外地游客还是本地居民,在大家的眼里,山好水好空气好、宜居宜业宜游,或许是惠州这座古老的文明城市最大的吸引力之所在。

  山和水,一直都是惠州最大的生态优势,也是这座山水城市最好的名片。治水护水,就是惠州将绿色进行到底的一个典型例子。

  这5年来,依山伴湖,拥江抱海,融合了山、水、湖、海的惠州,在享受着东江的滋润的同时,也不遗余力地守护着东江水。特别是以试点建设全国水生态文明城市为契机,惠州全面贯彻“水十条”各项要求,实施“南粤水更清”行动计划,不断加大投入,全力保障东江水质安全。

  这5年来,针对河涌水环境的整治,惠州就投入了“三个100亿元”(即投入100亿元整治市区河涌和城市黑臭水体,投入100亿元整治淡水河、潼湖流域污染,投入100亿元整治县、镇、村河涌污染),清洗散布在全市的水生态“毛细血管”。

  这5年来,惠州从法律、制度机制层面为保持优质的水环境护航。获得地方立法权后,惠州立的首部法规就是对东江的一级支流西枝江水源水质的保护。今年,惠州全面落实“河长制”,对全市290条河流、463个湖库设立河长,1397名各级河长各司其职,让东江的每一滴水的守护,都能找到责任人。今年4月,“惠州水环境生态治理体系”,还入选广东政府治理创新优秀案例。

  惠州不仅以行政手段加强对东江水的保护,而且还通过市场手段的探索,强化社会保护东江水的意识——今年8月,惠州推出了广东首宗水权交易,在生态文明体制改革上先行一步。

  行政、立法、市场等全方位的护水举措,让惠州的江河湖海守住了水清岸绿。而积累的丰富的绿色财富,则成为惠州的绿色化跨越发展奠定了独一无二的优势。

  进入“十三五”时期之后,惠州进一步将绿色的基因植入城市的发展战略中,强调“绿色发展始终是核心理念,绿色化始终是目标追求”。绿色化现代山水城市——山和水,已经成为惠州城市定位中的一个核心元素,体现的正是对绿色化理念的坚守和笃行。

  近日,惠州获评为“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市”,这是继国家园林城市、国家森林城市、全国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试点市等“国字头”荣誉之后的又一块金字招牌,也是对惠州注重生态保护的肯定。

  当前,惠州正阔步走在建设绿色化现代山水城市的大道上。而在对绿的坚守中,城在山水中、家在花园里,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不仅成为惠州人的切身感受,更让惠州在大湾区城市群中有着独特的价值担当。叶石界

相关附件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