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 RSS订阅| 手机版| 信息无障碍

在线访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交流>在线访谈>在线访谈

【在线访谈】省水利厅上线广东民声热线直播(第一期 2017年2月21日)

【字体: 打印
   节目名称:广东省水利厅 (期数:514) 主题:上线广东民声热线(第一期)

  地点: 广东广播中心三层国际会议厅 主持:梁星月

  嘉宾:边立明 黄华 郑程藩 刘志标 罗益信 郑康平

  播出时间:2017-02-21

  上线嘉宾: 

    【水利厅】:

  省水利厅党组成员、副厅长边立明、

  省水库移民工作局局长黄华、

  广州市水务局副巡视员郑程藩、

  省水利厅农村水利处处长刘志标、

  省水利厅水资源管理处处长罗益信、

  省水利厅安全监督处副处长郑康平;

  【评议团】:南方日报机动部主任记者项仙君;羊城晚报评论员戚耀琪;广东民声热线记者唐梦圆、龙俊峰、赖昊峰;

  【媒体观察团】:南方日报、羊城晚报、广州日报、南方都市报、新快报、信息时报、广东广播电视台。

 

广东省水利厅上线广东民声热线直播现场

  主持人:各位听众、各位观众、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这里是广东省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和广东广播电视台联合主办的广东“民声热线”,我是主持人梁星月。

  今天来到演播厅现场的单位是广东省水利厅,带队领导是水利厅党组成员、副厅长边立明,您好!欢迎您和您的同事!
广东省水利厅领导嘉宾
  现场特约评议团成员有:南方日报机动部主任记者项仙君;羊城晚报评论员戚耀琪;广东民声热线记者唐梦圆、龙俊峰、赖昊峰。
评议团、民声热线记者
  我们今天的节目依然通过广东广播电视台新闻广播、珠江经济广播同步直播,广东民声热线网图文直播,欢迎各位收听、收看、刷屏。另外,在节目进行的过程当中,我们的热线电话020-36235999已经开通,如果你遇到农村饮水、农田灌溉的困难,发现有人偷挖河沙,发现水利设施安全隐患等,欢迎现在就拨打我们广东民声热线的报料电话 020-36235999提供新闻线索。

 

  我们先来看一下我们的暗访问题。广东省水利厅上一次上线已经是2年前了,期间有不少群众反映了一些当地的问题,投诉个案有60多件。这些问题当中,大部分都得到了解决,但部分问题还有待跟进,原因在哪?群众还有哪些意见和建议?节目组进行了电话回访,一起来听听。

  播放短片:

  【短片1】

  广东省水利厅上线期间群众反映的问题种类很多,涉及水库移民、农村饮用水、农田灌溉等问题。从水利厅反馈的材料中看到,每个投诉都进行了回复,记者回访发现,当中大部分问题都已经得到解决。例如广州白云区江高镇的村民反映,当地白天没有自来水,晚上12点以后才有,如今这种现象已经消失。【同期声:以前会有这个现象,现在已经好了。现在不会白天停水,晚上1、2点才有水了吧?不会了,很久之前已经不会了。已经改善了?是的。】

  再如潮州的罗先生,他反映的是引用谁水质差,下雨天饮用水就受到污染。如今数千人的饮水问题已经改善。【同期声:现在环境很好了,改善得很好了,呵呵……上级领导很重视。我过年回家看到水源已经很好很充足,搞得很好了现在。 】
  尽管大部分投诉的问题都解决了,但不见得所有群众都表示满意。例如阳江的黄先生,他反映的是当地由人偷挖河沙,虽然现在已经停止了偷挖,但对水利厅工作依然有不少意见。【同期声:我们村就一个堤围围着,就在堤围边上,如果被偷掉那些河沙,我们整个村庄可能就会被洪水吞没。我还是很气愤,广东省水利厅怎么这个工作情况,反映问题那么难。打去水利厅投诉,固话没人听的。后来电台水利厅上线,碰巧遇到才处理了。这些问题在我们本地是很难处理的,向本地反映是很危险的,能去偷挖河沙的人,白道黑道都有人才能拿得到的。现在周边到处都已经被偷挖完了,只剩下我们这里了,可以说个个都对我们虎视眈眈。】
  此外,个别2014年反映的个案至今没有得到妥善跟进。茂名的许先生,他反映电白区岭门镇农田无法灌溉,数百亩农田面临丢荒危机。问题在2014年5月水利厅上线期间投诉到节目组这里,但他反映,投诉过后当地的态度有点像走过场。【同期声:前年(2014年)就有人来看过被毁坏的水渠,拍了照片,之后一点消息都没有。我们继续向区里反映要求处理也没有人管。那些农田已经没法灌溉了。现在没水只能靠天了,下雨了就能耕种。当地水务局有跟进吗?没有人过问,水利部门不知道怎么做的。现在也没有修复方案吗?是的。你们有什么办法挽救或恢复的话,帮帮忙看如何恢复吧,支持农民,支持国家建设。】
  还有来自江门的群众举报当地偷采河沙问题,当地水务局进行了实地调查,确认了投诉人反映的问题。但在此之后,投诉人的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而且偷挖情况一直持续至今。如今投诉人感到十分无助,甚至对举报感到惧怕。【同期声:反映情况后,现在有改善情况吗,现在我都不管了,有人找烂仔来搞我了。你是人身受到威胁吗?是啊,我现在不管这些事了。相关职能部门没有介入解决问题?全部在踢皮球啊!怎么踢皮球?我去这个部门,他说不关他们事,要我去那个部门。反正我现在不过问这些事情了。现在这一两年,最近这一两个月还有人在偷挖河沙吗?有啊。执法部门没能杜绝这个问题吗?虾场(偷挖河沙者)有股份的。虾场自己在偷挖河沙?哎呀,很复杂的。现在我不管啦!】
  主持人:好的,我们的暗访片结束了,这是一个对两年前投诉问题回头看的调查。我们看到其实有很多工作都已经做了一些解决了。但是还有部分问题,比如说像偷挖河砂的问题,现在这个问题投诉人说虽然没有人,但是还有人不满意,这可能工作上还存在一些可以完善的地方。另外我还注意到,他说到一个词是“碰巧”,广东省水利厅上线我们的节目,所以碰巧解决了,如果当地老百姓碰到类似的问题,可能就没有碰巧的机会,这个问题可能就解决不了了,所以广东省水利厅的工作可能要需要完善的地方。我们来看一下广东民声热线记者赖昊峰有什么问题要问。
  赖昊峰:关于偷挖河砂的问题,电话里面有两个关于偷挖河砂的问题,但是采访人反复强调要保护他的隐私和个人信息,他怕被打击报复,其中有一个说他已经被打击报复,现在不敢再过问和投诉。我想问一下关于偷挖河砂情况怎么办?现在群众反映情况还遭到打击报复,这个问题怎么办?
  主持人:边厅,您先回应一下这个问题。
广东省水利厅党组成员、副厅长边立明
  边立明:这么多年来关于河砂的问题我们都是采取严厉打击的态势,最近最高院出台了一项司法解释,就是说原来我们对于偷采河砂只能采取行政执法的态度,发现一些偷采河砂的人,我们采取罚款和扣押工具,对于入刑我们没有法律依据,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非法采砂的问题出台了司法解释,这样可以让偷采河砂的人采取法律措施,这是一个有效的措施。第二,对于有关的措施我们一直采取有效的措施,第一是保护好投诉人,在处理问题上及时跟进,及时处理。关于投诉涉及到的问题,有这样的一个情况,我们的河砂采砂的管理是采取分级管理,我们广东省水利厅将积极跟踪关于偷采河砂的处理。还有一个偷采河砂之后导致堤围的不安全的问题,这里面有一个是司法的问题,我们认定是否构成犯罪一个是采砂的量以及堤围的安全这方面有一个明确的鉴定。另外对于堤防工程,我们针对中小河流的治理正在进行,关于刚才短片反映的堤围的问题,我们正在进一步推进,保证当地的安全。
  赖昊峰:两个都说采砂,第一个问题说偷采河砂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第二个是怕打击报复,我认为偷采河砂是你们去不会做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广东省水利厅的电话是官方网站上面的电话,但是是电话录音,投诉人说只能通过民声热线反映,反映之后这个问题改善了。这个问题是能不能做和愿不愿意做的问题,这是我的观点。最后我想说是关于茂名的一个投诉,群众说2014年5月份电话打过来,群众说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解决了,再过两月就是2017年的5月份了,现在连方案都没有,只是当地的一个部门去拍了照片,到底是怎么处理?我想问一下您怎么看这个情况?
  边立明:这个问题涉及到数千亩农田灌溉的问题,这个问题请刘志标处长进行解答。
广东省水利厅农村水利处处长刘志标
  刘志标:谢谢记者对于这个事情的关心。因为这个问题是在90年代初茂名一个镇土地开发之后把一条灌渠填了,填了20多年,涉及到历史以及官方信息比较复杂,所以一直到现在为止就如记者说到的还是没有解决,只是到现场协调了当地的政府提出一个初步的方案,当然还没有实施,到今天为止,反映的情况也是事实,因为历史的原因,牵涉到关系很多方方面面的部门比较多,我们近期广东省水利厅将专门再去一趟,跟电白的区政府以及相关部门再提出一个尽量能解决的处理办法来服务这一千多亩农田的灌溉。
  赖昊峰:刘处,你说20多年来的问题是历史遗留的问题,为什么20多年来不能处理,现在您又那么有信心可以处理呢?
  刘志标:就如我刚才所说的,它是当地镇政府开发的项目,填了这一条渠,然后就把水源的流量不足,不能满足所有的灌溉,只能满足其中的一部分的农田灌溉,2014年之前我们没有接到这方面的信息,这两年内,我们也一直在督促电白区政府去处理这一件事情,他们在跟镇政府谈的过程当中还没有拿出很好的方案出来,我们将积极跟进。
  赖昊峰:但是我感觉您说话有一点矛盾,你说不知道情况,然后你又说20多年前又遭到破坏了,我感觉您怎么协调这个事情呢?
  刘志标:我说的是2014年之前我们不知道这个情况,2014年5月份以后我们接到了这个情况。
  赖昊峰:过去将近3年都没有一个方案到现在,你说节目过后下去就会有方案,这个方案怎么突然就蹦出来呢?
  刘志标:因为管理的权限是在茂名电白区政府,然后农田是在电白下面的镇政府的管辖,我们按照事实督促政府拿出跟投诉人以及相关受益的主体商量一个双方可以解决的方案。
  赖昊峰:2014年投诉之后,你们都已经督促了,现在再督促跟2014年有什么不一样吗?
  刘志标:我们争取尽快拿出一个可行的方案。
  主持人:刘处既然刚才说到可以拿出可行的方案,刘处是否可以拿一个时间表?这个问题什么时候可以解决?
  刘志标:我们近期跟当地政府以及当事人面对面接触,然后拿出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方案,但是方案拿出来以后涉及到资金以及相关政策的支持。
  主持人:方案什么时候可以拿出来?
  刘志标:我们争取在5月底之前。
  主持人:赖记者,我们记住这个时间点,5月底之前拿出方案,但是最后是否可以解决好问题,我们也会继续跟进。好的,我们来听一下南方日报机动部主任记者项仙君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南方日报机动部主任记者项仙君
  项仙君:谁破坏谁负责,从小型灌区来讲地区是地方政府负责,我们要依法行政,广东省水利厅现在打包票说5月份可以拿出方案,但是实际上很难拿出来,这不是我们广东省水利厅可以管的事情,按理来说是镇政府搞掉了,然后又不管,我们又管不上,广东省水利厅一直去协调,但是协调不上,这怎么办呢?我觉得不如派记者去现场直播,你带一个记者过去,今天成不成就给一个话,把地方政府也逼一下他们,或者你们直接在官方网站上,电白哪个灌溉区几百亩协调了多久解决不了,然后把结果说出来,问镇政府怎么办?告诉你,我管不了了。我觉得很多事情我们要看解决的决心有多大。当然要依法行政,而不是逼着你要你给一个时间表,各级政府要负起责任来,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关于河砂,河砂我比较了解,当时在北江那边我们有做过采访报道,十几年来偷采河砂是广东投诉的亮点,因为随着房地产的发展,挖河砂就是暴利的行业,而且也把很多官员都关进去了。第二个是因为挖河砂是没有提到定罪量刑上,一晚上可能会多达十几万元的利润。所以广东省水利厅在关于挖河砂的上面怎么形成联动机制?那边一报案,我们这边有机制,所以广东省水利厅在这方面的执法真的是比较少,而且执法力度也是一个问题。所以这十几年来我对于河砂的采访都认为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也没有很好的解决。现在提到刑事高度,我们最后要公布一下因为挖河砂被判了刑?广东仅仅因为挖河砂导致230个海岛消失了。原来是北江、西江、东江,现在已经到更小支流,所以这个问题要引起重视。
  主持人:其实这个是老大难的问题。我们再来听听羊城晚报评论员戚耀琪的问题。
羊城晚报评论员戚耀琪
  戚耀琪:刚才反映的问题跟基层的管理能力和经济水平有关。有一些有钱的地方就算政府不管,村民自己花钱都可以把它搞定了,在一些穷的地方需要政府救济和扶持,这是考验当地政府的管理能力。偷采河砂是这一块地方的肥肉,在我以前的采访当中,河砂挖,挖到海砂,包括挖海砂,类似的问题我们有关部门很难去管,是因为它首先侵害的是大自然,大自然是不会投诉。但是偷挖河砂的利益部门会分割,是一块肥肉,谁多谁少他们会去谈判。广东省水利厅去管理也是比较难的,所以说,如果没有一个很强有的法律,单靠发现一起制止一起,我们对于制止河砂是比较难管理的。因为偷挖河砂是暴利的行业,增强明察暗访的力度,河砂背后是贪腐和利益输送的问题,如果不这样解决很难根治。
  主持人:好的。谢谢!刚才我们有说到几个老大难的问题,偷挖河砂,这些背后有利益的牵涉,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法制来管理的话就不是很好解决,所以我们还是期待法律能够尽快的出台。您现在正在收听的是广东民声热线。我们的热线电话020-36235999已经开通,如果你遇到农村饮水、农田灌溉的困难,发现有人偷挖河砂,发现水利设施安全隐患等,欢迎现在就拨打我们广东民声热线的报料电话 020-36235999提供新闻线索。我们现在接听韶关的李先生的电话,李先生,你好!
  听众李先生:你好!
  主持人:李先生,您有什么问题反映?请说。
  听众李先生:我们这个地方有非法开采水资源。
  主持人:是韶关什么地方呢?
  听众李先生:韶关乐昌坪石镇。
  主持人:这个问题有向当地反映过吗?
  听众李先生:没有。
  主持人:多长时间了?
  听众李先生:好几年了。就是毛巾厂有一个非法抽水没有经过相关部门的许可就非法取水的问题。
  主持人:这样,我们问一下广东省水利厅。
  边立明:你好!李先生,关于这个问题,我们请罗益信处长来回答这个问题。
广东省水利厅水资源管理处处长罗益信
  罗益信:李先生,感谢你对于广东省水利厅的工作的关心和支持。我们刚刚了解您说的情况。取水,国家和省里面都有规定,要办理取水许可证,这要根据它的规模,有分级的权限。你现在反映的这个问题,我们还不知道它具体的取水规模有多大。还有零星的取水如果达不到规模是不需要办许可证。
  主持人:要看规模有多大才能定?
  罗益信:我们接下来再了解一下这个情况。
  主持人:李先生,请您把您的联系电话留给我们的导播,我们会关注到这个问题的。好的,您现在收听的是广东民声热线。接下来我们来看下一个话题。我们记者接到多位村民投诉,称广州大学城里的河涌比厕所还臭,建成13年,眼看着几条涌的活水变浊水,浊水变死水。全岛十几万人的生活污水通过这些臭涌流向珠江,村民们期盼的河涌整治何时启动,又能否恢复一个洁净的水环境呢。请看记者的调查。

 

  播放短片:

  【短片2】

  来到广州大学城,这里绿树成荫,空气格外清新。记者出了地铁站,告诉摩的师傅要找北亭村一条污染严重的河涌,没想到师傅一口答应说,我知道,那里臭得不得了。(视频一)到了村口,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烈刺鼻的潲水味,师傅指着70米开外的渭水涌说,看吧,你找的地方到了。

  渭水涌每隔几米就有一个排水口,记者看到部分排水口涌出乳白色半透明的水,溅在水里激起一层白色的泡沫,这里的水已经变成墨绿色,污水深度目测大概只有十几二十公分,表面漂浮物不多,但从较浅的涌底可以看得见不少的生活垃圾。摩的师傅说村里建了这么密集的餐饮店和公寓,污水全往这里倒【1-怎么会这么臭?你看这附近这么多人洗东西,全都流进这个涌,再流向珠江。这边都是食街,搞饮食的,你都能看到多臭啊】

  渭水涌里的污水最终汇入珠江,顺着河道走,气味越发的刺鼻。大学城建起,人口密集,商区林立,水环境逐年恶化,直到去年终于等来了政府的回应,可村民说起这件事就生气,明明排入涌里的是粪水、潲水,他派两条船来捞垃圾搅浑水能有多大作用【2-现在整个村子的污水都是靠这条涌流出珠江的,包括华师的废水,就这条村起码有过万的人口,大便小便全都流进这条涌了,能不臭吗。之前有没有人来清淤? 5-找了两条小船,前面挂个钩机,挖了点垃圾走,那天他们来的时候水位高吗?挺高的,那怎么清干净?就是嘛,如果真的是清淤的,这些涌底的垃圾肯定干净啦。】

  在广州市水务局官网,记者看到一条关于渭水涌的投诉,其中一条整治工作写到:要求水闸管理人员密切关注水文情况,通过启闭水闸进行补水,不管改善河涌水环境。(视频二)对此,负责村内保洁的环卫工人大吐苦水,她说今天水位低,情况还算好的,隔一段时间开闸放水,会把化粪池的水都冲出来往江里排,河涌底部的垃圾被搅动上来,那酸味能比现在强十倍【4-拉闸放水的时候臭,因为这些是粪池的水,比厕所还臭,你走到渠口那边可难闻了,如果是让污水自然流动是没这么臭的,现在你通过闸把粪池水存起来定期开闸就更臭了】

  记者随后到北亭村村委了解情况,村书记崔炳开说政府确实有计划整治河涌,封堵排污口,新建一条直通污水厂的排污渠,目前通过了专家论证和环评,但为何村民毫不知情,而且村委宣传栏并没有见到相关公示呢,对此崔炳开表示【6-现在计划是传统的截污办法,把河涌两边的生活水收集起来,在小巷之间铺设污水渠,污水通过这条渠流进(沥滘)污水厂。对这件事村民怎么看?现在具体村民的开会是在下周,对村民宣传一下,开完会之后会做公示吗?不是,等职能部门摆上网了,我们再做公示。】

  崔炳开说这个项目计划在7月份动工,可还没有进行招标的项目,真的能按照预期启动吗?崔炳开愣了一下,这个他也说不准,上头的事多,自然是要排队走程序的。事实上北亭村的渭水涌并不是个案,广州大学城内一共有11条涌,学校和村民的生活用水全部排入附近的河涌,因此没有一条是水质达标,,也不是每条涌都有整治时间表。(视频十,视频十一)在大学城华南理工大学和穗石村之间有一条娘麻涌,多条排水口都在排污,更糟糕的是水面覆盖的生活垃圾堵住了水流,污水已经难以流动。广州马上进入登革热高发期,这些臭涌简直就是疾病的温床,但这些河涌整治的时间和方案都还是个未知数,村书记林沾强也很着急【去年年底说是今年开工的,但设计方案还没有给我们,所以也不确定了。我们都希望他尽快开工,但是过程太久了,太多流程要领导批,资金也要申请。】

  主持人:这一条散发着恶臭味的河涌和大学城相比是非常刺眼,上周末我也来到这一条河涌看了一下,情况确实如短片所说得那样,我们来看一下广东民声热线记者唐梦圆有什么想问的。
  唐梦圆:我们看到广州水务局的唐局长也在现场,我就直接问您了。现在我们调查发现南亭村和北亭村有人进行清污,整个大学城来看还有几条村没有计划表,在截污处理之前,这些臭水是直接排进江里面,整个大学城有十几万的居民居住,但是这个工作是怎么安排和计划的?
广州市番禺区水务局唐杰
  唐局长:大学城里面有10所高校,4个自然村,20多万人口,高校南区是雨污分流。
  唐梦圆:现在在截污工程之前存在这么多污水和死水滩,为什么没有人做清污工作?
  唐局长:清污工作现在是有人做,河面的保洁有船在河涌清理垃圾,我们通过现有的手段置换村内的水来改善环境。
  唐梦圆:现在不是每一条村都有人清污,之前娘麻村连垃圾都没有人倒?
  唐局长:这个是有倒的,我们街道办是有保洁队伍。
  唐梦圆:短片看到河涌里的塑料袋和餐饮盒已经腐烂了,这不是一天两天或者是一个星期两个星期就已经是这样的。
  唐局长:河面保洁和清污是分两部分,包括河底清淤和清污,船进去就会把河面上的垃圾清走。
  唐梦圆:这个水大概只有10几20公分的高,你用船去清,等水位涨起来要等到猴年马月,是否可以把河面表面的垃圾清走?
  唐局长:每天都有潮涨潮落。
  边立明:唐局长,我想打断一下,刚才记者问的情况很清楚,你下一步还有哪些系统的治理措施,这样有没有呢?
  唐局长:刚才唐记者提到的北亭涌和南亭涌,现在正在做施工图设计,3月份进行招标,招标完之后会进行施工,按照我们的计划年底就要完工关于河涌的治理。4个自然村广州市安排了农村污水处理,目前也正在实施,计划也是年底完工。另外还有一个大学城另外一条河涌也是我们今年的一个项目,总共有7个项目在今年内完工,如果今年7个项目都做好的话,就可以恢复河涌的现状了。包括几个内容,一个是河涌截污,包括附近居民的生活污水以及化粪池,我们进行截污,同时截污之后对河涌的瘀泥以及下面的垃圾进行处理。农村的生活垃圾,全部四个自然村会挨家挨户进行污水的截污,这些工作都会在今年内完成。
  唐梦圆:我在番禺区水务局2016年9月9日的新闻说北亭村的管网铺设工程工作已经通过了验收,目的是为了污水的转送工作,为什么半年的工作都没有起到作用?这个工程是否是为污水转送而做的工作?
  唐局长:因为这个项目没有最后发挥效益。
  唐梦圆:等于中间是搁置的情况?
  唐局长:对。因为当中有一些河涌是需要同步要做的另外一些项目,其他的项目还没有落地。因为房子比较密集,没有办法弄。
  唐梦圆:您用什么办法来保证今年7条河涌都可以保证?
  唐局长:对于严重污染的河涌今年可以完成。另外还有一些市政完成的查漏补缺,对于周围的大学城的污水处理进行督促和整改,然后污水全部收集。
  唐梦圆:最后年底实现的目标是什么?
  唐局长:基本上污水不臭,截污要查漏补缺,特别是自然村里面,有时候你从这里截了以后,会从别的地方冒出来,现在有一些地方看不到,截污之后可能还会有其他的问题,按照广州市统一部署,我们需要在2020年达到完全的污水不臭。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河涌处理是攻坚战,这个工作坚到什么程度?我们都记不清发起了多少起战役。能够查到的新闻有2016年7月、9月、12月都有人到短片的现场去看,当时也有一些方案,然后针对情况变化来进行调整,我们现在看到方案的效果可能并不理想。或者是你们做了这么多工作,但是老百姓没有感受到,我想再问一下边厅,您觉得这个事情是否还可以进行进一步的努力?我们都知道方案已经执行了一定的时间了,落实到的效果怎么样?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能得到改善?其实不止南亭、北亭以及广州大学出口的河涌边,珠江口排的水渠也是很脏的,上面漂浮了各种垃圾和饭盒,这么长时间没有改善。而且河涌旁边都写着河长是谁?电话是什么。没有改善,是否需要问责?
  边立明:实际上河涌的治理问题,广州市在试行河长制正在推进,解决河涌黑臭水是一个大问题,特别是珠三角河流来的时候污染扩散条件不好,这样导致我们珠三角地区的水污染的处理比其他河流还要复杂,这是一个。第二个,我们这些年一直在把统筹整个流域片,41个系统治理来做。什么叫系统治理呢?把污水截流让它不要进河,直接进污水处理厂,然后把原来的污染物处理掉。第三就是加强保护,把周边的垃圾入河的现象处理掉,把河面垃圾处理掉,通过多管齐下的措施,我们相信有一定的解决办法。但是我想大家可能都有一个期望值很高,目标是小目标,但是小目标真正的措施执行起来还是很复杂的。希望大家等待时间,我相信去年年底,关于河长制全面推动,我们也很关注这个事情,今年我们广东省水利厅正在牵头起草河长制的方案,河长制要党政领导高层负责,二是要督促问责,我们把压力传达,层层督办、督察,确保措施得到落实。
  唐梦圆:大学城的地方是有河长的地方依然是河涌黑水,这个怎么办?
  边立明:广州河长是市区镇村四级河长,层层督办落实,如果最小的河涌是河涌长,我们就把责任压到河涌长上,具体的督促问责办法还没有出台,我们有了问责办法的话就可以有解决办法。广州市河长制的问责方案是明确的。但是省里面的出台方案,广州正在调整他们的方案,据我了解他们准备3月份召开一次河长制的工作会议,我们省里面的方案准备在上半年出台。
  主持人:其实老百姓担心的就是承诺太多,说不准的更多,我们来问一下我们的评议员。南方日报机动部主任记者项仙君。
  项仙君:没有什么好评价的,大学城建了那么多年,现在还是那么多臭河涌出乎我的意外,现在真的是无法可说,大家忍忍。
  主持人:羊城晚报评论员戚耀琪。
  戚耀琪:把水排入大海是大家的共识,大海是最好的垃圾场,但是我们现在交了那么多的污水处理费,我们要截污、清瘀和清理做好的话,看大学城最先进的试验区还没有做好。清污是否可以做好?就应该做给我们一个样板,最后污水处理是怎么样?我们也无法了解。所以我们会更加相信我们的眼前,看到什么水就是什么水,如果没有做好的话,各级政府部门是需要问责的。
  主持人:我们相信广州的这个小目标,唐局长说今年大学城的污水处理今年年底前可以基本处理好。小目标不一定高大上,但是定了目标就要有效果,没有效果就要问责,要不然治理河涌会变成屡战屡败的游戏。
  唐局长:补充一点,我们推进工程的时候也希望各位记者以及各位当地的群众给我们大力的一个支持。
  主持人:我希望说,如果群众看到这个情况的时候,群众给河长打电话的时候,这个电话是通的。好的。我们接下来继续看下一个话题。上周,广州白云机场旁边的一个村庄发生一起悲剧,一名5岁男童跌落水渠溺亡,事件再次引发公众对水利工程安全隐患的关注。广东民声热线记者调查发现,死亡事故一再发生,但是水利工程防溺水监管基本还在依赖竖警示牌,每年投入大量经费维修养护,非但没有排除安全隐患,反而乱象重重。来看记者的调查。

 

  播放短片:

  【短片3】

  悲剧发生在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明星村,这里紧挨着白云机场第三跑道,隔离网边上有两条宽近10米的灌溉水渠。2月13日下午五点多,开学第一天,两名刚从幼儿园放学回来的小朋友来到水渠边玩,其中一名5岁的男孩不小心跌落水深近一米的水渠后溺亡。男孩的父亲邹先生是一名外来工,他说,自己看管有疏失,但水利工程本身也有安全隐患。(录音:虽然这是公共设施,但是不要有安全漏洞,平时这边的小孩子那么多,你不围起来的话,下次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

 

  溺亡事件发生的灌渠旁设置有“渠深水急,注意安全”的警示牌,白云区住房和建设水务局据此回应:管理部门已经尽到了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不过附近村民说,光有警示牌是远远不够的。(录音:小孩子不懂事,那里面一个这样的字他也不认识字啊对不对,(才)几岁;那你没办法,个个都知那边是危险的,那条圳又没有栏,肯定有隐患的。)

  记者发现,每隔一两公里就有一条横跨水渠的渡槽,水泥槽边的宽度只有约20公分,在上面走的往往都是来玩耍的小朋友或是去种菜的老人。为什么不加设防护栏?水务部门表示,事件发生的灌渠属于农田水利设施,现行法律法规对灌渠两侧设置防护措施没有具体规范要求。另外,由于灌渠跨度较长,安全防护设施只能分段设置,目前不可能实现无缝覆盖。

  一边是监管部门的难处,一边是同样的悲剧不断重复。去年暑假期间,南方都市报曾用数据新闻报道,一年半时间,广州共发生溺亡事件80宗,其中城区溺亡案例最多的正是在白云区。报道援引警方的分析指出,用于农业灌溉的小水库、江河、水塘、灌渠等水利设施较多,这些设施周边往往安全防护措施简陋,甚至部分警示牌遭到破坏。

  又一次血的教训会带来改变吗?面对如何排除安全隐患的追问,白云区流溪河灌溉工程管理处有关负责人还是含糊其辞(录音:安全这一块呢再带人去现场看一看,具体怎么做还要等他们去看一看才知道。)

  白云区流溪河灌溉工程管理处,是水务部门下属的公益一类事业单位,负责灌区排灌工程安全生产管理、日常巡查等工作。《广东省水利工程管理条例》第二十二条明确规定,禁止在堤坝、渠道上垦植、铲草等。而记者在事发地走访发现,灌渠两岸已经成了村民的菜园,一些年长的村民正在松土、浇水,那条记者走起来颤颤巍巍的渡槽已经成为他们种菜常用的“便桥”。(录音:我闭上眼睛都敢过,我们习惯了嘛。差不多全村的人都在这里搞这个荒坡地,你看见了,反正就是种一点菜自己吃。)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灌区工程日常养护由管理处通过招投标交给企业具体实施,每年财政拿出175万左右。而在人和镇新兴村,灌渠边靠近机场围网一侧的排水渠已经崩塌,村民们堆放的杂物堵塞了排水渠,部分没有被开垦成菜园的水渠堤岸已经长满了半米多高的杂草。

  主持人:这种水渠溺亡的事件频频发生,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来看看广东民声热线记者龙俊峰有什么问题要问。
  龙俊锋:短片中讲到关于5岁儿童溺亡的事件,我们首先来讲一下安全的问题。悲剧不断重复,但是管理部门一直说他们的管理有很多难度,法规没有明确要求,跨度太长没有办法全覆盖等等。但是对于整天提心吊胆的家长,他们也提出了一个质疑,就是在东站旁边一个很简单的渡槽,简单的一个安全措施都不能加一个栏,这么简单的措施都不能做?导致悲剧的发生,边厅长,这个问题您怎么看呢?
  边立明:这个涉及到管理和维护的问题,我们广东省水利厅对于这些措施的管养是更多关注水利工程发挥它的效益,关于这一条暗访片是白云区灌溉渠道的安全管理问题,今天我们时间来不及了,我想在这里面说一下,第一,近几年对于危险水域我们了解到,根据有关数据,近年来将近400名的未成年人产生溺亡事件,我们非常痛心。第二,我们了解什么样的数据呢?近一些年有类似的起诉事件,未成年人或者是成年人在河流的溺亡事件导致起诉,最后的司法调解或者是判决的结果来讲,既然在水利工程的附近产生的溺亡事件,判决的结果水利部门承担责任的情况不多,这个希望大家要了解一下。第三,对于这个具体的问题,我觉得应该来说,我们要保持一个什么样的态度,亡羊补牢,能够消除的安全隐患尽快解决,查缺补漏。对于涉及到民众安全隐患的区域要查漏补缺,功能和措施要赶快完善。第四要加强管控,关于水利工程部分的这些措施,白云区已经采取了社会管养招标的单位,我们就应该要让维修养护的责任落实到位,把效果体现出来。所以我回应这么多。
  龙俊锋:其实广州对于水利工程的管理,我们看一下它的管理架构,上面有水务局作监管部门,下面有一级的事业单位设管理处来管,管理处每年花200万来招企业来做这个事情。但是现场我们看到的情况确实是工程变成了菜园,水渠又遭到了破坏,您觉得这个钱花得值不值?
  边立明:刚才我讲了,要看效果。
  龙俊锋:您从这个工程的效果来看,您怎么看呢?
  边立明:按照双方的合同,一个委托合同里面有约定,如果不符合约定,肯定是不满足合同的需求。
  龙俊锋:你对于白云区的水务部门对于所在地方的这个灌溉的管理你满意吗?
  边立明:这个结果是不及格的。
  龙俊锋:变成菜园当地的理由是反正荒了也是荒地,所以就利用起来变成菜园,但是实际上是不能作为菜园。我们投入那么多钱去管理,现状是这样的,那怎么办?
  边立明:我们对于小型的工程有一个水利工程的划界确权,地方政府公布以后,如果是水利的工程,就不能占用,这个工作正在全力推进。
  龙俊锋:这个工程到底是哪里的呢?
  边立明:这个请郑局回应一下。
广州市水务局副巡视员郑程藩
  郑程藩:地点是在白云区有一个工程管理处,负责灌区管理,下一步我们要加强白云区设施的管理。
  主持人:这不是一句加强就可以说清楚的问题。
  龙俊锋:首先要划清责任,既然又有主管部门,又有专门的管理处这样的管理的水渠,每年投入近两百万元的管理费用,究竟是谁的责任?
  郑程藩:白云区。
  主持人:郑局,如果您不清楚的话没有问题,广州局的电话已经接通了,广州局,你好!广州局,哪一位领导在线?
  广州:我是广州市水务局欧阳副局长。
  主持人:关于短片,我相信您也知道这个事情,您怎么回应呢?
  广州:作为野外的水务安全防范还没有完善。但是这个工程周边有人群出现,或者是有村民或者是有生活的人出现,下来必须要有安全防护措施,我们广州将作为一个城市化的问题来进一步研究,提出具体的措施。
  龙俊锋:还正在研究的阶段吗?
  广州:对。城区里面的安全防护究竟有什么标准?怎么来做?我们正在研究。
  龙俊锋:欧阳局长,菜园怎么研究?
  广州:目前的情况来看,菜园的安全管理还是存在缺陷,我们根据近阶段反映的情况,我们接下来进行进一步的了解。如果有管理单位尽不到责任的地方我们会依法处理。
  龙俊锋:说实话广州这边,无论是地理位置和财力、物力全省来说都是前位,它的工程管理是如此,但是其他的地方我们做一个推想肯定会有很多的问题,边厅长,这方面的水利工程,如何安全?如何进行其他的管理?怎么来继续完善?
  边立明:小型工程水利的管理是我们水务养护的重点,很多方面只要有一点的疏忽就会带来不想看到的情形。但是广州有一个特殊性,广州的人口密度,广州的地方人口密度这么密集的情况下,对外来工的安全宣传工作我们做得还不够充分。但是到了乡村的时候,我们的重点一定要进行我们小型水利工程改革,我们正在推进,而且要拿出措施出来。我们把水利工程明确管理权限,对于经费不足的地方采取一定的先做后补。加强培训力度,让基层的水利工程的员工提高管理的能力。最后我们还是要做好相关的补查跟进工作,把这些年暴露的突出问题逐个进行解决。
  主持人:好的,我们来听一下南方日报机动部主任记者项仙君的意见。
  项仙君:边厅提出的一个问题,每年溺亡的未成年人是400多人,这是一个。溺亡事件导致的诉讼水利厅是没有被判承担责任,现有的法律没有找到它非要修防护栏的依据,除了现有的法律存在质疑,面对这样的一个溺亡数字,我们是否要考虑到我们的法律有裁决?这是一个。第二,即使现在的法律在司法判例当中没有判我们负责任,这也考验我们的良心,一个孩子就这样溺亡,我们每个工程,无论是大工程还是小工程,对于一个安全评估,这个工程建在这里会发生什么样的安全隐患?这是一个通识,在常识面前我们不能甩手不干。当然不能说,包括刚才广州市局说这是一个野外工程,也不是密集区的,所以可能没有考虑那么多,但是的确现在环境发生了变化,即使我们不能全覆盖,全部修这个投入会很大。但是我们有很多,组织入户宣传等等这些,比如说刚刚我看到槽上面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设计上必要的提醒,而不仅仅是设一块牌子,在互联网时代,我们有很多种方法来加强,特别是这些外来工,这些安全意识薄弱群体的教育。不能因为法律上没有判我,最后死多少人都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要睡得着。
  主持人:边厅,有什么回应呢?
  边立明:一方面我们要把采取防护措施做好,采取宣传力度,把防护的措施这些都介绍到学校,加大宣传力度,让群众能够知道,什么地方是可以去的,什么地方是比较危险的,这是我们的责任。
  主持人:是的,法律上最后可能没有判水利部门的相关责任,但是并不意味着说广东省水利厅没有责任,没有继续完善的地方,也有可能是法律方面的缺漏。

 

  好的,各位听众、各位观众,各位网友,今天的广东“民声热线”节目到此就结束了。感谢广东省水利厅、特约观察团以及媒体观察团的嘉宾。错过我们直播的朋友可以留意电视版的广东民声热线。另外,您也可以在微信平台上关注“686新闻工厂”的公众账号,留意我们节目的其他动态。下周广东省水利厅将继续上线,欢迎提供新闻线索,再会!

相关附件

打印 关闭